需要填写关键词

粘结系统对纤维桩核冠修复效果影响的研究进展

2019-7-15 11:07  来源:口腔医学
编辑:赵灿灿 胡伟平 阅读量:19832

    残冠/残根是由牙齿龋坏、外伤等原因而导致的大部分牙冠缺损或基本缺失,但仍保留天然牙根。如不及时治疗,细菌可以通过敞露的根管直达根尖,产生根尖周炎,甚至可能发生恶变。随着桩核冠的发展,大量牙冠重度缺损的患牙得以保存。近年来,口腔修复粘结技术迅速发展,临床上采用各种粘结系统进行纤维桩粘结修复残根/残冠,但有较多研究发现,粘结剂粘结强度不足、微渗漏,会导致临床修复失败。一项前瞻性研究报道,纤维桩在10年观察时间内修复的失败率为4.6%~16.1%。

    粘结剂的性能是影响纤维桩修复成败的关键因素。本文就粘结剂的粘结强度及微渗漏方面作一综述,以期为临床选择纤维桩粘结系统提供循证医学依据。

    1.粘结系统

    1.1粘结剂的粘结强度

    临床中纤维桩修复失败的常见原因与粘结剂的性能密切相关。纤维桩修复失败的主要原因为粘结失败,约占其并发症的50%。树脂类粘结剂被认为是修复纤维桩的最佳粘结剂。目前应用于临床的树脂粘结剂有全酸蚀、自酸蚀和自粘结3种,其中具有便利操作性的自酸蚀和自粘结粘结剂应用更为普遍。全酸蚀粘结剂又称为双重粘附粘结剂,指粘结剂首先与牙体形成机械嵌合,粘附于牙体,再通过双键聚合作用粘附充填材料。自酸蚀粘结剂即通过稳定离子键结合牙体与充填材料。

    有国内学者研究发现自酸蚀树脂水门汀的粘结强度优于自粘结树脂水门汀,自酸蚀树脂粘结系统对玻璃纤维桩的粘结强度高于全酸蚀树脂粘结系统。

    1.2微渗漏

    微渗漏(microleakage)是粘结剂与牙体组织、修复材料之间出现微小的缝隙,液体、微生物及其代谢产物等可进入该缝隙并进一步破坏修复材料与牙体组织之间的粘结界面,进而导致修复失败。因此,微渗漏是纤维桩核冠修复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1.2.1不同粘结系统对纤维桩核冠方微渗漏的影响

    国内学者宋毅等通过比较全酸蚀和自酸蚀两种不同粘结系统对纤维桩核冠方微渗漏的影响,结果显示,在显微镜下观察全酸组的粘结界面无间隙,可见明显的粘结剂树脂突,自酸组的粘结界面有间隙存在。这表明全酸蚀粘结剂比自酸蚀粘结剂发生冠方微渗漏的几率小。这与Ceyhanli等的研究结果一致,实验通过计算机流体过滤方法评价4种树脂粘结系统的微渗漏,结果表明全酸蚀粘结系统的微渗漏值低于其他粘结系统。

    Yikilgan等通过研究微渗漏与不同的粘结材料、桩道预备间隙体积的相关性,分别采用3种不同粘结剂(PanaviaF2.0、BifixSE、GCFujiCEM)对纤维桩进行粘结修复,结果发现在BifixSE组桩道间隙量制备最大者检测到最小的微渗漏,而在GCFujiCEM组最小的间隙量检测到最大的微渗漏,仅有PanaviaF2.0组证明了空隙体积与微渗漏存在显著相关性。

    综上所述,微渗漏的发生主要与不同粘结系统密切相关,与桩道和纤维桩之间的间隙影响可能关系不显著,但仍需要更严谨的实验进一步证实。

    1.2.2不同制作方法对纤维桩核冠微渗漏的影响

    唐丽洁等认为采用再粘结技术可以减小纤维树脂桩核修复体的微渗漏。实验采用离体牙作为标本,对其分组后分别采用根管内直接成型—直接粘结法,根管内直接成型—再粘结法,根管外间接成型—再粘结法制作纤维树脂桩核,染色处理后在显微镜下观察微渗漏情况。结果表明直接成型—直接粘结法制作的修复体微渗漏值显著高于直接成型—再粘结法和间接成型—再粘结法。

    在临床中由于年轻恒牙根管粗大或桩道预备过度导致根管壁过薄,冠方为敞开喇叭形的漏斗状,进行桩核修复时固位差,田野等通过直接法和间接法修复前牙漏斗状根管,结果显示:间接法即在体外利用预成石英纤维桩和树脂核制作个性化纤维树脂桩核,再用Super-BondC&B树脂水门汀与根管壁粘结,能获得良好的封闭,减少微渗漏。因此纤维桩核采用间接法修复牙体缺损能减少微渗漏的发生。

    2.粘结技术

    2.1粘结面对粘结强度的影响

    2.1.1根管壁表面处理

    桩道预备过程中会产生牙本质碎屑和变性的有机混合物,形成玷污层贴附在根管壁表面,从而影响粘结强度。Chavez等认为混合层和树脂突所共同形成的微机械锁扣固位是牙本质粘结力的主要来源,牙本质粘结的重要部位是混合层,所有影响其形成的质量因素都与牙本质粘结强度相关联。根管牙本质可以通过不同的冲洗剂来改善粘结剂与牙本质界面的粘结强度。

    众所周知NaClO是目前最常用的根管冲洗剂,其是一种强有力的生物氧化剂,分解为氯化钠和氧气。氧气会对粘结系统的聚合反应产生阻碍,影响树脂-牙本质界面的形成,使粘结强度下降。这与Vilanova等的研究结论一致,其研究显示NaClO单独使用时,会降低粘结剂与牙本质的粘结强度;但联合应用EDTA时,可以提高粘结剂的粘结强度。

    高士军等通过应用不同方式冲洗根管牙本质表面,研究结果显示,2%氯己定溶液与17%EDTA溶液联合应用于根管的冲洗,根管牙本质与桩核之间形成的微渗漏最轻,同时能有效地去除玷污层。桩道预备后,Cecchin等将葡萄糖氯己定和乙醇单独使用或联合冲洗根管后,研究其对纤维桩-树脂粘结剂-根管壁牙本质粘结持久性的效果影响,发现在牙本质应用氯己定处理后粘结可长达1年。因此不同冲洗剂对牙本质和粘结材料的粘结强度有影响。

    2.1.2纤维桩表面的处理

    纤维桩与树脂核材料之间的粘结力是影响纤维桩固位的一个重要因素。目前纤维桩一般是采用环氧树脂基质和玻璃纤维组成,其表面处理可以通过机械固位或化学处理的方法来增强与粘结材料的粘结强度。硅烷偶联剂是一种混合的有机-无机化合物,通过固有的双重反应可以在有机和无机基质之间形成粘附,在修复体表面与树脂粘结剂之间架起“分子桥”,建立化学粘结,显著增强粘结强度。

    邓丽蓉通过实验证实纤维桩表面经过H2O2酸蚀后结合硅烷化处理可显著提高纤维桩与树脂核材料之间的剪切粘结强度,而单独使用硅烷偶联剂对纤维桩进行表面处理的粘结强度并未明显提高,这一结果与Cecchin等的研究结果一致。此外,国内有学者通过利用钇铝石榴石激光对纤维桩的表面进行处理,也证明其可提高纤维桩与根管牙本质的粘结强度。

    2.2光的强度对粘结强度的影响

    董颖韬等研究光的强度变化对光固化(SE)和双重固化(DC)两种树脂粘结剂与牙本质粘结强度的影响,结果表明,在光照透射牙本质厚度<2mm时,光固化粘结剂的粘结效果与双重固化粘结剂一致;在弱光固化情况下(牙本质厚度>2mm),光固化粘结剂低于双重固化粘结剂的粘结效果。Bahari等实验证实,在根颈和根中区域光强度为800mW/cm2比光强度为600mW/cm2的双重固化树脂粘结剂的转化率显著增高,根尖区域转化率最低,光强度为800、1100mW/cm2时根尖区域转化率无显著差异,但转化率仍大于光强度600mW/cm2时的转化率,这表明光的强度能提高树脂粘结剂的粘结强度。

    2.3湿粘结技术对粘结强度的影响

    Kanca提出牙本质湿粘结的概念,认为粘结前保持牙本质表面的湿润度可以提高粘结强度。牙本质湿粘结是某种酸溶液处理牙本质表面后,使牙本质发生一定程度的脱矿,在涂布粘结剂前牙本质表面保持一定的湿润度,以利于理想粘结面的形成,从而达到最佳粘结效果。纤维桩与根管牙本质在采用全酸蚀树脂水门汀时,湿粘结技术能够使酸蚀后牙本质表面变性的纤维网状结构得到水分的支撑,利于粘结剂的渗入,从而提高粘结强度,这与肖月等通过“湿粘结”对纤维桩进行粘结效果对比的实验结果一致。

    3.结论

    以上研究仅限于离体牙的体外测试,而口腔内环境的复杂性、粘结材料的差异性和操作技术的敏感性都对粘结剂的粘结强度和微渗漏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虽然近几年牙体粘结修复材料的研究一直是个研究热点,但是针对纤维桩和根管牙本质粘结的强度、持久性及微渗漏等问题对于目前的粘结系统来说还未能完全解决,粘结系统的研究和发展尚未完善,存在很大的探索空间,仍需要大量的研究和实验去改善粘结剂的性能。

编辑: 陆美凤

网友评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