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填写关键词

复发:人人心知肚明确避而不谈的问题

2014-7-4 17:07  来源:世界牙科网
编辑: 阅读量:470

纵观40年来关于复发的有价值的文章,Bondemark 等人(2007)发现正畸治疗复发的争论取决于哪种保持方法是最有效的。

当今正畸界的热门话题——固定保持器还是可摘保持器更有效——对大家学科的未来发展并没有太大预见性。研究的焦点应该转移到是什么引起了复发和如何预防复发。

关于复发原因,目前的证据告诉了大家什么?

一份大范围的综述文献(Blake and Bibby 1998)发现可能影响治疗后稳定性的因素有:

l  牙弓形态的改变;

l  牙周和牙龈组织;

l  下切牙的位置;

l  生长潜力;

l  第三磨牙;

l  神经肌肉系统

尽管了解了这些因素,大家依旧错误的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对于骨性畸形正颌手术才是最终的解决方法。证据说明了什么?Proffit 等人(2007)就此已经积累了包括100余篇研究论文和2264例病人的大量数据。
 
他们得出结论是只有上颌前方前移可称之为“稳定”,尽管甚至在这一过程中,仍有20%患者会出现“中度复发”(有“显著临床意义”)。

这项研究认为上颌下旋和下颌后旋是“存在问题”的,66%的患者在一年之后出现有高度“临床意义的”上颌下旋的复发。那些下颌后旋的病人记录也有将近50%出现类似的复发特征。
 
甚至连外科手术都无法避免复发,上述的哪种因素有能够对骨骼改形和重塑的力量?

在1963年出版的有重大影响的关于肌肉对颜面畸形和错牙合 的文献中,Graber写到“无论何时出现肌肉和骨骼的不调时,都是骨骼做出让步。”

近些时候,Chang等人(2006)把肌肉力量看作是下颌后退复发的主要机制。在Shapiro(2002)关于开牙合 治疗的综述中,他认为治疗的高度不稳定性,最有可能是由于“舌头不适应”而与做手术与否并无关联。
 
在Pepicelli(2005)等人关于下颌肌肉对正畸影响的综述中,证实了人们很容易接受面部和下颌肌肉对排齐和稳定性有“关键作用”的观点。这些包括异常吞咽和不正常的舌位。
 
然而提到“肌肉功能”不意味着首选功能矫治器和阻断性固定矫治器。尽管过去大多数固定矫治器的提倡者可能完全忽略肌肉作用,功能矫治器流派不该在提供唇肌治疗的同时也这么做。
 
令人吃惊的是,在正畸医师中存在着一种

普遍的错误理解是功能矫治器类似于肌功能矫治器。事实上,这两者在基础理论和作用机制方面都是南辕北辙的。

功能矫治器仅仅在不纠正软组织的情况下,扩大上颌和前移下颌;相反的,肌功能矫治器是直接针对这些潜在的肌肉原因。

一个切题的病例是14岁女孩重度深覆盖、窄牙弓和随之的牙列拥挤。一项肌肉评估显示舌位低可以说明窄牙弓和严重的伴随唇颏肌活动的异常吞咽。

应用肌功能矫治器和肌功能练习6个月后,深覆盖明显减小,牙弓扩大,并且拥挤消除。从骨性和牙性上,即使不显著,这都是个阳性结果。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患者如何消除她自己的异常吞咽习惯的,同时她的侧貌显示她下唇下的颏唇沟变浅了。在肌肉的功能和位置都得到治疗的情况下,这样的病例更有可能获得较高的稳定性(Pepicelli et al. 2005, Bichets et al. 1979, Bench et al. 1978)(图1,2)。

       

 

尽管对某一问题治疗理念存在细微差别,然而让正畸医师具备所有三种工具,才能更好的满足治疗需求。像任何一门先进的科学一样,正畸领域必须放弃旧有的敌对和偏见,迎接改变。
 
大家可以将这三个工具联合起来――骨骼矫形效应的功能矫治器、快速牙移动的固定矫治器、对因治疗的肌功能矫治器,这样可能会得到最终答案。

编辑: 姚红祥

网友评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